新闻资讯

NEWS

联系方式

0317-3046201
2457766044@qq.com

无声世界里的“大爱之声” —记沧州市特殊教育学校教师陈桂芳

日期:2008-09-12 19:16:53 关注:3302

特殊教育,在常人看来是一个神秘的行业,从事起来却有着异乎寻常的难度,其中对聋哑人的教育充满了艰辛——一个无声的世界里,教会聋哑人学习与人交流的本能和文化知识。一般来讲,正常人都难以坚持,而身为聋哑人的她,却在这个无声的世界里坚守了24年,默默地传递着内心的“大爱之声”,她就是沧州市特殊教育学校教师陈桂芳。

波动的眼神、乐观的心态,初见陈桂芳给人一种干练而亲切地感觉,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临来时,记者想象这样的采访可能是缓慢的、凝滞的,因为陈桂芳本身就是聋哑人。没想到当记者通过懂手语的老师张丽和陈桂芳说起话来却是十分的顺利,说到有趣的话题时,她甚至会孩童样瞪眼睛、吐舌头。她说,这是因为和天使般纯真的孩子朝夕相处,自己也被感染了那份无拘无束的欢乐,这是一份与天使对话的职业。

陈桂芳说:“聋哑孩子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自己也曾感同身受,现在就特别想用自己的行动来帮助他们。”

陈桂芳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两岁时因患病治疗不及时导致聋哑,从此,陈桂芳成了无声世界里的一员。童年的生活中,陈桂芳任凭自己把嘴巴张得最大,用尽浑身力气叫喊,却无奈看不到对方对她的丝毫反映。能和伙伴们正常交流,只能是多次出现在梦中。也正因为如此,在读小学特教时,她付出了艰辛。

1980年,21岁的陈桂芳随父亲转业从吉林回到老家沧州。起初陈桂芳曾被安排到了一家福利厂工作。1984年,市民政局开办了聋哑识字班,陈桂芳得知后,便辞去了福利厂的工作,来到市民政局毛遂自荐,得到了市民政局相关领导的认可后,开始了她在识字班授课的生活。1986年,沧州聋哑学校正式成立,陈桂芳和另外两名教师成为这所学校的第一批教师。那时,因为学校老师紧缺,陈桂芳一人兼任多门课程,数学、美术、体育、劳技……学校的课程她几乎都教了个遍。陈桂芳用手语告诉记者:“聋哑孩子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自己也曾感同身受,现在就特别想用自己的行动来帮助他们。”

陈桂芳说:“孩子的不幸已属过去,孩子们只要跟我一天,我就会让他们享受一天完美的生活。”

学校中有80%的学生都寄宿在学校,有的孩子只有七八岁,好多孩子不会洗衣服,每到周末值班的时候,陈桂芳都会来到宿舍给孩子们洗衣服。寒冬腊月,冰冷的水冻裂了陈桂芳的手,她却从没一句怨言,更没有放弃。她说:“孩子的不幸已属过去,孩子们只要跟我一天,我就会让他们享受一天完美的生活。”去年冬天的一个周末,陈桂芳又照例来给孩子们洗衣服,一进宿舍门,聋哑孩子张悦就跑过来对着陈桂芳打起了手语:“老师,我学会洗衣服了,以后您不会冻坏手了。”看到孩子那稚嫩的脸,陈桂芳哭了……

学校有一个叫王寿俊的农村男孩,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初到学校的时候,王寿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毛衣,小脸冻得发紫。陈桂芳看到后,二话不说就把自己家孩子的衣服拿来两大包,分给了王寿俊和像他一样贫困的孩子。

与陈桂芳共事多年的同事张丽也向记者回忆起了曾发生在陈桂芳身上的点点滴滴。张丽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一些外地流窜来沧的聋哑人犯罪团伙经常在各县(市、区)作案。一个聋哑人犯罪团伙的头目曾找到了陈桂芳,给她1000块钱,让她在学生中挑选优秀的孩子,加入他们集团。当时陈桂芳特别气愤,断然拒绝了他们的要求。那段时间她每天都睡在学校,生怕学生们被那些罪犯拐骗,一发现学生有可疑迹象,就赶快和他们谈心,以免他们误入歧途。在陈桂芳“母爱”般悉心的呵护下,孩子们没有一个被罪犯诱拐。

注视着这位朴素而又慈祥的聋哑教师,记者满心里都是敬佩。这时,陈桂芳又委托张丽告诉记者:“只要我当一天老师,我就不允许他们犯错,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孩子。”

陈桂芳说:“身体器官可以残,但做人的志气不能残,只要努力,残疾人和正常人一样可以同样的生活。”

在特教学校里,有一位教美术的聋哑教师,他叫张涛,曾是陈桂芳的学生,虽然也是聋哑人,但他却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考取了全国重点大学——吉林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美术系。闻讯记者采访,张涛一下课便赶了过来,迫不及待的告诉记者,他之所以能有今天,是和陈老师的教导分不开的。    

在特教学校读小学的时候,张涛有一段时间精力很不集中,陈老师就不厌其烦地和他交流,做他的思想工作,并告诉他:“你不会说话,又不会写字,正常人问路可以靠嘴巴,你怎么办?”这句话让张涛记忆犹新。后来,由于四处求学,张涛离开了特教学校,但是他从未间断过和陈桂芳的联系,在考大学、选专业等重要的人生关口,张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桂芳,并征求她的意见。

刘松与张涛是同班同学,曾经是学校的“老大”。由于是聋哑人,家又是县里的,刘松特别自卑,而且戒备心很强,极少和同学们一起玩耍。当时,一有同学惹他不高兴,刘松就会大发脾气,甚至和同学打架,学校里没有同学愿意接近他。

当时陈桂芳就是这个班的班主任老师,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陈桂芳主动找到刘松谈心,并多次组织班里的同学和刘松一起做游戏,让他融入到学校这个大家庭。但是刘松并不领情,依然我行我素。有一次,他竟然因为同学不小心撞到了他,把同学打伤住进了医院。这次陈桂芳急了,在医院的走廊里,她第一次狠狠地批评了刘松:“身体器官可以残,但做人的志气不能残,只要努力,残疾人和正常人一样可以同样地生活,我们不能自己看不起自己。”说到这里,刘松哭了,刘松的父母哭了,陈桂芳也哭了。

“从那以后,刘松变了,变得懂事了,虽然还会发脾气,但是我看得出,他已经在努力地改变自己。”陈桂芳回忆说:“我主动让刘松担任了班长,让他协助我管理班集体,慢慢地,刘松变得有自信了,和同学们也能和睦相处了,也爱‘说’爱笑了。”

24年来,陈桂芳桃李满天下,现在,许多学生已经在各行各业中自食其力,甚至有的学生已经创办了自己的公司,还有的考入大学深造。他们都保持着一个共同的特点:定期和陈桂芳联系,不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遇到问题,都愿意和陈老师聊聊。

记者走出校门的那一刻,发现她的学生们已经在门口站成两行,并且一起打出了这样的手语:“陈老师的爱是无声的,却是我们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是世上最真挚的爱!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郭玉培  张 静

返回

上一篇:沧州市特教老师刘文娟:10+1个孩子的“最美”妈妈

下一篇:没有了